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走在大街上,看見街道兩旁的商店都貼出了“夏季最後打折”的廣告,而各種秋裝已經粉墨登場,吸引著過往行人的眼球。雖然正午的太陽還是給人火辣辣的感覺,卻亦已是“窮途末路”了吧。 秋天越來越近了,那晨起時微帶涼意的風兒;那些出現在水果攤上的略顯青澀的橘子;那種於屋前的菊花,從春天一直堅持到現在,終於即將等來屬於它們的季節。 喜歡把秋天比喻成姑娘,當秋姑娘翩然而至,天空是碧藍的,雲朵是飄渺的,田野是金黃的,果樹是沉甸甸的。於是,人是沉靜的、從容的。 經歷了夏天的悶熱酷暑,在秋高氣爽的透明裡,我知道我可以把煩惱拋到腦後,那些不開心、不如意也都可以輕輕放下。不想太多愁善感,只想在秋天的陽光下,靜靜地微笑,微笑著享受生活、面對人生。 當秋天的第一片樹葉落下,思念便會跟著傷感的落葉才下眉頭卻上心頭,那是因為我想你了,你可否知道?

| 3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外婆走了,上個月。我本來以為我會回去的,可是沒有。那個週末,我在杭州聽了三天培訓。 對我來說,人生中排第一位的應該是親情。而外婆,佔有極大地比例,我的記憶裡,幾乎都充滿外婆的身影。小學的時候,很多時候放學的路上我預感外婆今天到我家了,回到家外婆果然已經再了。外婆每次來都會帶一包小零食,要麼是小糖粒,要麼是瓜子。 今年過年我一定要回去拜年,就是想見外婆最後一面。帶著老婆還有剛出生的兒子,從通山到武漢再到京山,我們4天多時間行程1000多公里,加了三次油。 外婆已經90歲了。在我之下,我的侄女也有了小孩,這個家族已是5世同堂,這個時候走也沒什麼遺憾了。 人生是一段悠長的記憶,身邊的人一個個的離我們遠去。年紀越大,反應越是遲鈍。不再有年少的憂傷,逝者已矣,生活還是要繼續。 媽打電話過來說外婆走了,聲音哽咽,說完就掛了。我聽完之後,一時愣在那裡。當時正是上午8點多鐘,公司排了一整天的面試,我還是帶著笑容滿懷激情的給前來面試者講我們的使命、夢想還有價值觀。中午休息的時候,我在樓梯間抽煙,抽著抽著忍不住失聲痛哭。 人生能珍惜的東西不多。我從97年出來上高中,到今年已經14年了,這14年我求學、創業,回家次數很少,特別是最近10年,回家次數印象中也就10來次,見到外婆的不超過5次,每次都是匆匆而過,頂多停留一兩天。人生有很多遺憾是無法彌補的。自古就有忠孝不能兩全,在生存發展與親情之間,我選了前者。 一直都是創業,一直都沒有積蓄,之前很想買輛車,能把外婆接出來看看;一直都想公司穩定下來,我能休息一段時間,能回去住住。現在已經來不及了。 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 人生遺憾,莫過於此。

| 7 July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外婆走了,上個月。我本來以為我會回去的,可是沒有。那個週末,我在杭州聽了三天培訓。 對我來說,人生中排第一位的應該是親情。而外婆,佔有極大地比例,我的記憶裡,幾乎都充滿外婆的身影。小學的時候,很多時候放學的路上我預感外婆今天到我家了,回到家外婆果然已經再了。外婆每次來都會帶一包小零食,要麼是小糖粒,要麼是瓜子。 今年過年我一定要回去拜年,就是想見外婆最後一面。帶著老婆還有剛出生的兒子,從通山到武漢再到京山,我們4天多時間行程1000多公里,加了三次油。 外婆已經90歲了。在我之下,我的侄女也有了小孩,這個家族已是5世同堂,這個時候走也沒什麼遺憾了。 人生是一段悠長的記憶,身邊的人一個個的離我們遠去。年紀越大,反應越是遲鈍。不再有年少的憂傷,逝者已矣,生活還是要繼續。 媽打電話過來說外婆走了,聲音哽咽,說完就掛了。我聽完之後,一時愣在那裡。當時正是上午8點多鐘,公司排了一整天的面試,我還是帶著笑容滿懷激情的給前來面試者講我們的使命、夢想還有價值觀。中午休息的時候,我在樓梯間抽煙,抽著抽著忍不住失聲痛哭。 人生能珍惜的東西不多。我從97年出來上高中,到今年已經14年了,這14年我求學、創業,回家次數很少,特別是最近10年,回家次數印象中也就10來次,見到外婆的不超過5次,每次都是匆匆而過,頂多停留一兩天。人生有很多遺憾是無法彌補的。自古就有忠孝不能兩全,在生存發展與親情之間,我選了前者。 一直都是創業,一直都沒有積蓄,之前很想買輛車,能把外婆接出來看看;一直都想公司穩定下來,我能休息一段時間,能回去住住。現在已經來不及了。 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 人生遺憾,莫過於此。

| 1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真, 無私。 誠, 不瞞。 忠, 永恆。 尊敬終生,理解你,願代替你受痛苦災病; 時刻為你付出這條命。 2011/8/27/7.

| 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紫陌幻夢裡,我遊走於虛無間,一顆心漂浮不定,尋找著那遠去了的模糊的身影。當這個冬天再一次悄悄來到,指縫間流逝的繾綣,在心底停駐的那些殘存的癡念,都讓我無法靜下心來,去細數記憶中那明滅不定的美好和感動。 傳說中有一種叫彼岸花的花,花開千年,而葉落萬年,花葉永不相見。當時感覺很奇怪,既然同出一根,為何要生生世世的錯過?為何不能同享陽光雨露共吸天地之精華?如今我才明白,原來有些人就如彼岸花,永遠不能守望,只能相憶,因為愛有時就美在無法完整,無法永恆。 我想在那個飄雪的冬天,或是在一個落日的黃昏,默默站立在萬物蕭條的你必經的路旁,如一樹瘦小的不起眼的梅,只為等你尋覓那一縷幽香時,為你綻放。我想有一個完整的安穩而又寧靜的夜,不要讓我在漆黑中醒來,不用數著時間等待天明。 能不能讓我斷了那些奢華而又不切實際的夢,不要讓我一次次沉醉,然後一次次淪陷,又一次次的墜落。能不能讓我偶爾享盡一下夜的溫婉,不用擔心輾轉中你的身影佔據整個腦海。是否彼岸花就開在我夢中?而心魂被鎖,走進去了,就走不出來。能不能不再寫那些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落寞和快樂,而彼岸就如你的心湖,只有白茫茫一片。 當陽光柔柔的透過窗戶照進房間,溫婉的將溫暖灑向每個角落,除了音樂就只有塵埃在舞蹈。在這個靜好的午後,只要一杯咖啡就好,一個問候就好,可這句問候對我來說也是奢侈。回想前天晚上午夜的那輪紅月亮,女兒興奮地歡呼著,天是那麼的藍,而風是那麼的大,我們瑟縮在風中,直到月華黯淡。我竟覺得那寒冷如同在遙遠的老家,而家裡的月光也這般美嗎? 我不知道,當心的防線土崩瓦解之後,當那人消失在視線後,是否就剩狼籍滿地?也許薛濤泣血秘製的桃花箋,離歌寫了千遍萬遍,也喚不回遠去的愛人。也許倉央嘉措在佛前禪拜一生,也無法獲得雙全法,無法做到“不負如來不負卿”。而我即便一直小心翼翼,卻還是被夢魂糾纏不放,讓我不知是該釋放還是該封藏,是否偽裝得太久,連自己也分不清了真假。 相逢後,在眼眸凝視交集的那一瞬間,就注定了今生我們有著千絲萬縷的情愫。而別後,我立於彼岸。看時間一寸寸燃燒成灰燼,也不見你涉水而來。原來,承諾只是戲言,永遠只是口語。 當我漫無目的的行走在文字間,你也許夜夜笙歌,多少話想對你說,卻說不出口,都變成夢中囈語。原來有些人只能活在夢中,原來夢中的你遠比現實中的情深。迷失在夢中的我永遠只能獨自沉浮,彼岸花開再美,葉落再悲壯,也無法欣賞,無法穿越。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人生有許多難忘的地方,不時地撞擊我的心靈,使我久久不能平靜。那條小巷就使我終生難忘。 1960年深秋,我和母親踏上莘縣路那馬牙石鋪的馬路,坑坑窪窪的,母親那雙小腳走起路來特別費勁。秋風一陣緊似一陣,吹得路邊僅有的幾棵槐樹葉子漫天飛舞。偶而,一輛貨車飛過,攪得馬路上的沙土打著旋迷滿天空,使人睜不開眼。我們急急地走過莘縣路,迎面是一條寬闊的沙土路,那就是四川路。路北是一片高高低底的棚戶區。這,就是聞名遐邇的西廣場。 西廣場,據說青島開埠以前是一片沙灘,四川路就是海沿。上個世紀20年代,膠州、即墨、高密、平度、日照等縣的破產農民來青島淘金,在這裡用紙殼、硫鋼、破磚碎瓦搭建起簡陋的房屋,就算安營紮寨了。後來,這裡成了很大的破爛市。隨著社會的發展,人們逐漸用磚灰房代替紙殼房。就是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這片房子。 我和母親邊端祥這片房子邊走,不覺走了30餘米,在右邊有一條小巷。猜想就是這條小巷了。我們從四川路走下三、四登台階,小巷全貌就展現在我們面前。啊!這不正是戴望舒寫的“雨巷”嗎?小巷長約50米,寬約3米;前臉一律門板,每戶一門一窗。拉開門,卸下門板就是門頭房。解放前,這裡家家做買買,底下賣貨,樓上(就是吊鋪)睡覺。主要經營土產雜貨、針頭線腦什麼的。1956年公私合營,這裡才變成住家戶。我們顧不得細看,走到小巷中間,“61號”門牌赫然入目。母親敲開63號門,叫出房東李師付,他領我們進入61號小院,這院有20餘平方,院內擺放一些雜物和用具,雖然不大,但還算乾淨。此院有兩戶人家:迎面是王師付家,另一戶就是我家要租的房子。恰巧在李師付房後,他掏出鑰匙開開門,一股霉氣衝進我的鼻孔,我下意識地揉了揉鼻子。李師傅打開燈,我看了看,估計有8~9平方,又看看樓上,上下一般大。李師付說:“月租一塊五。”母親欣然同意。雖然這房子一門一窗,條件也不好,但這畢竟是自己的家呀! 星期天,我們從姐姐家搬出來。這年冬天,二哥在樓上結了婚,我和母親在樓下那間小房住了4個年頭。 1961年8月,我從機械工業學校畢業,分配到山東水產學校任教員,自己總算有了一份工作。儘管那時還是“三年自然災害”後期,但是,生活已有好轉,吃的好一點,人也有了精神,臉色由面黃肌瘦變得有了紅暈。初中同學趙宗荷沒有升上高中,回鄉當了一名小學教員。他公然來信為我保媒。信中說,他表妹住滄口曉翁村,年方20歲,初中畢業,父母已回鄉,她一人住一套房子,如有意可以談談。並囑我寄一張照片去。那時有一套房子那真是奢侈品,對我的誘惑是很大的。我依同學的吩咐照做。過了半個月,有一天,我下班後,母親告訴我,有一女孩來過,說是趙什麼的表妹,她還留了地址,叫我星期天去。我明白了什麼意思。那個星期天上午,我乘公共車去了滄口曉翁村。那是一個農家小院,有兩間正房,一間耳房做廚房。家裡有兩個女孩,一胖一瘦,那胖的高個子就是趙的表妹。伊不算漂亮,性格開朗,說話隨便。那瘦的是她的朋友。中午,我在她家裡吃了碗麵條就回來了。我對那姑娘沒有感覺,雖然那房子很誘惑,但畢竟不是和房子結婚。第二天,我就給趙同學寫了信,婉然辭婚。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這種事,就匆匆結束了。 在這條小巷住久了,人也混熟了。儘管這裡人口密集,住房窄巴,但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很密切的。你送我一碗小豆腐,我送你幾個地瓜;一個收音機全院聽,一壺茶大家喝。小巷第一家姓高,人稱老高家。他在百貨店當售貨員,他經常為孩子和老婆(後妻)吵架。每當吵架,老高就給我母親送去塊兒八毛的,讓我母親給他老婆買點早飯,以示關心。母親借此機會勸說勸說。老高下班後,兩人和好如初。於是,給老高家勸架就成了母親的專利。加之,母親常給左鄰右舍扎針拔罐的治病,母親也成為“風雲”人物。我從母親身上體會到“適者生存”的哲學。 1964年春,鄰居王大娘為我介紹小巷48 號一位姑娘,那位姑娘姓王,父母已回農村,她在土產店工作。儘管我來小巷定居已有4年,但這位姑娘我還是第一次見面,印象頗好,長得秀氣、文靜。由於山東水產學校合併到煙台水產學院,我幸運留在青島,被分配到小學當教師。那姑娘因我是小學教師而婉拒(那時有“家有半斗糧,不當孩子王”之說)。這次流產婚姻對我刺激很大,但我並沒有氣餒。我認為,這就是生活。生活像一艘船,既有順風,又有逆風;既有平靜的河流,又有急流險灘。要經得起挫折,關鍵是自己把握。不久,王姑娘也回到農村。我家就租住48號她家的房子,那房子上下12平方,顯然比原來房子大。這也完全是一種巧合:如果王姑娘不回農村,我也不可能租住她家的房子;如果她同意婚事,結婚後房子自然是我們共同居住,她也不用回農村。因為無緣,上帝才如此安排。 小巷見證過我的情感經歷。 1964年秋,我墮入一場初戀。那姑娘是位小學教師,我們前後談了兩年,我自己也不知什麼原因,兩年的戀愛再一次流產。據說,是因“我脾氣不好”。其實那是借口,說到家,還是小學教師這職業。那年月小學教師找不著對象是正常的。問題不在於“小學教師”職業,而是小學教師地位低,待遇少,姑娘們選擇高枝也無可厚非。其實,失戀對我也許是件好事,它激勵我努力奮鬥,在人生道路上要混出個人樣來。正在我失戀的日子裡,那條小巷因拆遷而履為平地,代之而起的是7座高樓,那,就是幸福樓。 滄海桑田,往事如煙。前年夏天傍晚,當我再一次踏上這片土地時,幸福樓已走過40個年頭,雖是中年,但已老態朧腫,牆皮斑剝,已不能承受歲月之重。其實,人生正如走這條小巷,既有道路的泥濘,又有道路的坎坷;既有風和日麗,又有冰霜雪雨。任何時候,都要正確面對人生。一陣涼風吹過,我抬頭遙望西天,晚霞給幸福樓塗上金輝。 最近,我再一次踏上這片土地,幸福樓已履為平地,建設者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施工,海底隧道的出口將從這裡走向光明的世界,東西快速路將從這裡對接;那將是一條金光大道,那不正是小巷的延續嗎? 文章來源:關健斌的部落格 |Movies and More |邏輯狗 |左岸麥田魔男志 |且 行 且 珍 惜! |趙鼎生詩集 |央視少兒節目主持人月亮 |糖尿病新世界的BLOG |沒有堅持。關閉。 |試管嬰兒的BLOG |
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再也 感覺不到 你 內心的溫柔 我的相思 平添了 你心中的憂愁 我的愛情 只能為你守候 你的腳步 卻不會 因此 而為我停留 我 時不時的靠近 只為傾聽 那 久違的歌喉 如果 真的可以 我願 變成天使 為你千年守護 文章來源:那仁蘇拉的馬廄 |情系藍天隨我飛翔 | ★ 龍 劍 在 天 ★ |劉湘梅:親子無間 |雅士 |N.M. Health Beat |信力建的BLOG |小兔莎莎的BLOG |聽你聽的歌 |米諾斯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8 Reads)
二胡是樂族中的抒情聖手。   如若耳邊飄來一段音樂,婉轉、纏綿而蘊藉;深沉、厚重而滄桑,那,就是二胡了。一段旋律經它一拉,或激昂,或悠揚,如泣如訴,如吟如歌,誰都會隨之而心動。   二胡的性格是水,它的柔美誰都無法相比。且不說《江河水》的哀怨、悲泣,《二泉映月》的一波三歎,單就是朱昌耀先生的一曲《江南春色》,那樣潤物細無聲地把美不勝收、「小橋流水人家」的姑蘇風光映在了我們的腦海裡,就撩撥得我們如癡如醉。二胡水一樣的性格有包容天下的胸懷,它容得下宮女的愁怨和望穿的秋水,如古曲《漢宮秋月》;容得下舊時文人、知識分子的彷徨與掙扎,像劉天華的《病中吟》;容得下一馬平川的歡歌,譬如《賽馬》;也容得下革命者的從容與大義,有《紅梅主題隨想曲》。   二胡的性格是鋼,它的剛毅與堅強誰都無法相比。且不說《光明行》的乾脆利落,《聽松》的錚錚鐵骨,僅是陳耀星先生的《戰馬奔騰》,於兩弦之間成就了金戈鐵馬、萬馬奔騰的壯觀場景,就足以讓人歎為觀止。二胡的鋼性性格是柔中有剛,剛柔相濟。這種鋼一樣的性格是力量的象徵,透著旺盛的生命力。它以《翻身歌》敘述著翻身農民的喜悅心情,而一曲《長城隨想》,則昭示了抗日軍民同仇敵愾、構築鋼鐵長城的堅強決心。   二胡的性格是風,來無影去無蹤。一會兒是鳥語花香的鄉野風景畫(《空山鳥語》),一會兒是月光下孤獨的漫步者的內心獨白(《月夜》),一會兒是塞外的駝鈴聲聲(《拉駱駝》),一會兒是北疆的葡萄串串(《葡萄熟了》),一會兒是豐收的喜悅心情和人歡馬叫的熱鬧場面(《喜送公糧》),一會兒是熱火朝天、戰天斗地的水庫建設工地畫面(《三門峽暢想曲》)……   二胡的性格如此多變,但它並非「朝三暮四」和「水性揚花」啊。它被音樂之神所左右,也把自身的靈性充分展現。造物主給了它優美而簡潔的身姿,音樂卻賦予了它神奇的力量和生命的活力。   二胡的「柔情似水」,我愛。二胡的「剛直不阿」,我敬。二胡的「隨心所欲」、「行雲流水」,又是那樣的讓我思緒萬千,激情澎湃……   我想我是懂你的,多姿多情的二胡。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試用產品:中國國家地理網電子雜誌 使用心得感受: 玩戶外已經兩年多了。因家在河南北部,離太行山區很近,所以幾乎每週都會參加登山活動。爬了兩年的山最大感受就是:身體倍兒棒,吃嘛嘛香!但今年10月從稻城回來就沒再參加過戶外活動。一是最近比較忙;二來是LP擔心上山的安全問題.前天在支付寶的免費試用區下載了中國國家地理網電子雜誌《行天下》,打開書後就醉了.這哪裡是看書啊!我彷彿又回到了魂牽夢繞的橫斷山脈,置身於美麗的草甸、海子、雪山之間。《行天下》讓我又有了登山的衝動。 產品功效和優缺點: 圖片漂亮,音樂動人。看起來不過癮,建議增加頁碼。對於較專業或難度較大的路線可添加一些詳細數據:如時間、溫度、海拔、拍攝人攜帶裝備、行程天數等。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大抵是文學作品,或是影視劇,總逃不了一大主題:情感、婚姻。在心理學中,打造親密關係是不限於夫妻雙方,它應該還有父母與子女的關係,朋友的相處等等,但是,毫無疑問,夫妻之間的相處之道是其中的重量級內容。   在圍城中生活多年的兩人,在爭吵中冰凍了彼此的感情;甚至一閃念間滑過「出城」的念頭;又或者,不同的處事、行事方法而又沒有合適的溝通渠道,致使兩人越行越遠,轉回頭,我們可能會發現,夫妻之間,相處是一門技巧,它並非如初戀般的火熱感情遇山移山、遇水涉水,它的裡面藏著「學問」。這就是所謂的夫妻之間,相處有道。   接受彼此的差異   場景:現在,芸與丈夫就有著兩種價值觀,芸想要在事業上走得更遠,可是她的丈夫卻停留在當下的生活,以為有房住有飯吃就可以了,不再希求更高的遠大目標。芸在丈夫的耳邊唸唸叨叨,可是越是這樣,丈夫的行動力越是小,同時,芸張口想要同丈夫說說話,丈夫的警戒線卻繃得緊緊的,以為妻子又要重提讓他奮鬥的老話。   在戀人的眼裡,他或她是完美的,這是情人眼裡出西施。但是,一旦兩人的關係由情侶轉而變成夫妻,曾經眼中的優點,比如,粗枝大葉、不修邊幅,此時也許就成了不可容忍的壞毛病。夫妻間不同的價值觀、觀點與看法,如今都成了發生衝突的誘因。   在男人的觀念裡,「東西壞了,才去修理」,對於芸的丈夫,妻子想要改變他,他會認為妻子在說自己不好。親密的關係,沒有建立起來,甚至是在嘮叨著損壞了兩人的關係,此時又怎麼能影響丈夫?所以,夫妻間要能接受彼此的差異,只有「讓他成為他,你成為你」,才能避免在此產生的夫妻衝突。   讓不安漸次消失   場景:小琳結婚初始,常給丈夫打電話,朋友們取笑兩人愛得太甜蜜了,可是,也有閨密提醒小琳,不要把丈夫看得這麼死。   其實,在小琳的潛意識裡藏著一份不安全感,她害怕被拋棄。那麼,夫妻雙方或是一方存在著不安全感,這也是影響兩人相處融洽與否的因素。因為,我們在零歲至1歲半的期間,正是一生中形成安全感的重要時期,當父母在這個期間給予子女充足的愛與關注,接納孩子,關愛孩子,成人後的安全感就會充分,相反,則成人後的安全感是缺失的。這也是所說的在6歲前,一些事件、心理體驗帶給人的童年經驗影響著成人後的行為模式。   沒有安全感,或是安全感缺乏,性格就會敏感,或是在意別人的評價,或是在意別人的認可,或是內心有著被拋棄的擔心,不管夫妻一方是這樣的人,還是夫妻雙方都有著類似的「過敏」性格,同樣的結果都會妨礙夫妻的關係處理。而破除此類魔咒的辦法則是自我成長,再不然,就是希求自己所找的愛人是一個有著極強包容力的男人。   合適的「理想自我」   場景:純兒年輕能幹,漂亮大方,談婚論嫁時就以挑剔出名,追求者眾多,可是能夠入了純兒的「法眼」的卻少之又少。總算有了結婚的對象,可是婚後的生活,純兒仍然多是不滿意。她以為自己太出色了,論長相不比那些氣質明星差幾分,論才氣也不比那些舞文弄墨的才子們遜色,所以,她怎樣看丈夫,都是不中意。   這樣的夫妻模式,在咨詢師冀未來看來,就是「理想自我」的失衡狀態。如果夫妻中一方的「理想自我」比較高,也會影響著兩個人的婚姻關係。這個「理想自我」,不能簡單地定義為自高、自負,它是別人眼中的「我」,更多的是父母眼中的「我」,是通過父母強化,然後被自己認可的「我」;   而「我是什麼樣子的我」是「現實中的我」。「理想自我」的高低,要與現實中的「我」相比,當「理想自我」比較高,在婚姻中,她會抱怨,對丈夫橫加指責、下命令,這樣的相處模式自然會使對方產生挫敗感。

Next